您当前的位置 : 辽宁纪检监察网 > 省内要闻

监管不严制约缺失 权力滥用寻租问题多发

人防系统监督难题如何破解

发布时间:2020-06-28 08:49     来源: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

  沈阳市人防办利用人防办行政权力运行监管平台,对工程招投标、项目建设等开展实时监管。图为市人防办工作人员通过平台校验立项审批、质量监督资料,对比发现问题线索。刘帅 摄

  在市纪委监委建议下,沈阳市人防办推动行政权力运行监管平台建设,把全部审批事项和审批流程纳入平台之中。图为沈阳市纪委监委工作人员在市人防办了解平台运行情况。刘帅 摄

  “我们通过市人防办行政权力运行监管平台,发现5个欠缴易地建设费问题项目,涉及金额1200万元。经过对审批办3名经办人的提醒谈话和5名企业领导的约谈,目前已追缴1100万元。”6月26日,辽宁省沈阳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向记者介绍。

  利用大数据等手段,强化对权力运行的监管,是沈阳市深化人防系统以案促改工作的重要抓手。此前,该市人防办原工程监管处处长才宇健、原工程监管处四级调研员刘忠阳涉嫌围标串标等违纪违法问题就是通过市正风肃纪大数据监督平台分析比对数据发现的,由此也推动了市人防办行政权力运行监管平台的建设。

  “监管平台在数据采集上实现了全覆盖,主动发现疑似问题线索的能力不断增强。”沈阳市人防办有关负责人介绍,平台运行以来,共梳理发现问题项目87项。

  内外勾结围标串标

  才宇健、刘忠阳被查处,源于沈阳市开展的人防系统腐败问题专项治理。2018年11月,沈阳市纪委监委成立市、区联合调查组,聘请专业审计人员参与该项工作。

  “我们通过大数据平台,抓住招标代理公司、中标单位这两个重点,对市人防办2010年至2018年的招投标项目进行了梳理。”调查组发现,招标代理公司的更换时间与工程监管处处长才宇健任职时间高度重合。

  调查组以此为调查方向,经大数据分析,最终锁定了具有重大行贿嫌疑的招标代理人卞某某,并对其开展深入调查。

  “卞某某借用不同公司的招标代理资质,负责了市人防办80%左右的招标代理工作。”调查人员介绍。

  而在梳理中标单位时,调查人员发现若干施工单位频频参与人防工程项目投标,却无一中标,项目招标存在严重的围标现象。

  就在调查进行期间,2019年3月22日,沈阳市纪委监委第三纪检监察室收到案件监督管理室移交的反映市人防办法规与平战结合管理处(以下简称法规平管处)有关人员涉嫌违规招标的问题线索。随后,第三纪检监察室进行了初步核实。

  “我们根据已经掌握的证据,锁定了人防办几个处长进行约谈,进一步了解情况。”核查人员介绍,他们展开外围调查,锁定了卞某某、王某等人,并通过他们了解到才宇健、刘忠阳利用职务便利,与招标代理公司、中标单位串通投标,虚假维修人防工程套取工程款等问题。

  2019年10月16日,才宇健、刘忠阳两人被采取留置措施。

  “留置之后,我们没有马上找他们谈话,而是先让他们自己思考反省。”办案人员介绍,才宇健很快坐不住了,主动申请进行谈话。

  “刚开始,他并不是想真正主动交代自己的违纪违法问题,而是避重就轻,试图撇清责任、蒙混过关。”办案人员说,“他主要还是抱有幻想,没想到我们已经基本掌握了他的违纪违法事实。”

  随着一次次谈话的进行,才宇健与刘忠阳逐渐放弃侥幸心理,交代了自己的违纪违法行为。

  经查,才宇健自2010年至2017年担任法规平管处处长期间,与其下属刘忠阳相互勾结,形成利益共同体,多次收取贿赂。在该处负责的人防工程项目招标过程中,才宇健出谋划策,刘忠阳具体实施,长期利用手中的权力上下勾结、沆瀣一气,大肆敛财,与负责人防工程的实际承包人相互勾结、形成利益链条。才、刘二人在2018年调到工程监管处后,继续插手人防工程项目招投标,以满足办工程需要为由,违反招投标法,通过“打招呼”的方式为特定投标企业说情,向特定投标人泄露招标信息等,从中获取好处。

  “在招标过程中,有些投标方私下向才宇健表示愿意让出工程利润的50%以上给其个人。在‘有钱大家赚’的想法诱使下,才宇健主动与招标代理人长期结盟,指定招标代理公司负责该处的招标代理工作,后为避人耳目,名义上更换了其他招标代理公司,但实际操作人均为同一个人。”办案人员介绍,在才宇健任处长的8年时间里,卞某某既负责该处的招标代理工作,又负责某些项目的具体施工,卞某某先后给予才宇健好处费共计人民币47万元。

  经查,才宇健、刘忠阳直接负责的30个人防工程项目均存在串通投标行为,占处内全部项目的31%。至案发,才宇健累计收受人民币263.5万元,刘忠阳累计收受人民币21.3万元。

  2020年1月17日,才宇健、刘忠阳被给予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同时被移送司法机关。

  监督缺位滋生腐败

  “32岁被提拔为副处级领导干部,36岁被提拔为正处级领导干部,2009年被明确为市管后备干部……多年来,党组织对我倾注了大量心血进行培养教育,我本应知恩、感恩、报恩,可却在思想上开了小差,追求上了物质享受,成为了腐败分子。”才宇健悔不当初。

  “我们与房地产业和建筑业人士接触较多,经常看见他们出手阔绰、挥金如土,就感觉自己入错行了,心里有时严重失衡。”才宇健说,2011年,他到机关任处长后,正赶上人防工程加固改造项目上马,卞某某、王某有求于他。“当时我也是想帮他们,并未有其他想法。他们做完工程挣到钱拿一部分给我,我认为没什么问题,不容易出事,就拿了。”

  刘忠阳也忏悔道:“在工程项目接收后,施工单位负责人一次次送来好处费,劝我说‘这钱你们处长也有,他都知道,钱也不多,你就收下吧。’加上侥幸心理作祟,觉得少拿点不会有人知道,最终没能摆脱诱惑,没能恪守一名党员干部的原则和底线。”

  从一开始的收取好处费,到后来的主动串通投标,套取项目资金,才宇健、刘忠阳两人“配合默契”,在人防办这个不为大众所熟知的“冷衙门”里念起了挣快钱的“生意经”。

  “人防办部分职能部门负责的人防工程维修项目采取自行招标自行验收,致使部分工程‘一标多招’,为才宇健从中套取工程款提供了便利条件。”据办案人员介绍,才宇健能够长期利用人防工程项目大肆敛财,与人防部门规章制度不健全、内部监管和相互制约机制缺失等有一定关系。

  从查处的违纪违法事实来看,工程监管处涉案人防工程的批建、物资管理、工程验收等都缺乏有效的监督监管。制度缺失、监督缺位,导致才宇健在履职过程中运权行事独自为大。

  “人防领域腐败问题呈现出专业性强、权力运行不够透明、自由裁量空间大、权钱交易隐蔽,以及区域性分割化等特点。”沈阳市纪委监委第三纪检监察室副主任于鸿介绍,在案件查办过程中,办案人员发现市人防办存在的廉政风险点并不止于案发部门。虚假招标、违规评标以及围标串标等问题,在市人防办其他职能部门也有涉及。部分部门内权力过于集中,部门负责人个人“说了算”,极易滋生腐败。

  健全制度堵塞漏洞

  “才宇健、刘忠阳严重违纪违法案件,固然是二人长期以来利欲熏心、目无法纪所致,但更应当对制度缺失、监管不严、监督失位、工作作风失范等问题进行深刻反思。”沈阳市纪委监委相关负责人表示。

  沈阳市纪委监委着眼于“当下改”与“长久立”相结合,向市人防办送达监察建议,要求其从体制机制上重塑人防权力运行监管机制。

  “我们建议市人防办完善人防工程项目审批、验收备案、人防工程使用等制度,建立招投标领域廉政风险防控机制,严格执行招投标领域相关法律法规规定,从制度层面上堵塞虚假招标、违规评标、围标串标等不法行为的漏洞。”沈阳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介绍。

  针对人防办廉政风险点涉及多个职能部门、部门内部权力过于集中的问题,沈阳市纪委监委下发监察建议书,要求市人防办对违反国家有关规定擅自扩大以费代建和免建免缴范围,审批前置程序执行不严造成应建未建、未批先建,工程验收备案迟滞并缺乏有效监管,以及擅自修改人防工程使用费收缴标准等问题限期整改。

  截至目前,沈阳市人防办已做出相应整改措施,沈阳市政府第49次常务会议特别审议通过了《沈阳市加强人防工程项目审批管理整改工作方案》,沈阳市人防办与其他政府部门联合印发的《沈阳市工程建设项目联合验收实施细则(试行)》已开始实施,后续其他整改措施正在有序推进中。

  才宇健、刘忠阳严重违纪违法案件的查处,对沈阳市人防系统也起到了震慑作用。案件查办过程中,市人防办1名处长主动到市纪委监委交代问题,挽回经济损失500余万元。

  该案发生后,沈阳市人防办组织全体干部职工集中观看了廉政警示教育片《叩问初心》。观看之后,大家深受触动,表示作为国家工作人员要树立正确的权力观、利益观和人生观,守牢拒腐防变的思想防线。

  “我们在专项治理工作中还发现,市人防办在招投标领域存在行政权力滥用、权力寻租、监管不严等诸多问题,特别是人防工程审批、质量监督、验收备案、人防工程使用等工作中存在信息不公开、不透明问题。”沈阳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介绍,鉴于此,沈阳市纪委常委会根据多个政府部门存在的数据孤岛问题,提出了包括市人防办在内的6个政府部门试点治理体系和监督体系数据平台建设,延伸大数据监督的触角,确保政府行为和权力运行公开透明。

  2019年12月31日,沈阳市人防办行政权力运行监管平台投入运行。

  “平台的建设运行,让大家办事的规矩意识更强了。”沈阳市人防办机关纪委书记程利介绍,平台的设计程序对权责进行了详细约束,市人防办将所有行权事项的工作依据、工作流程及工作标准全部固化在监管平台,经办人员必须在平台监管之下办理业务,全过程留痕,着力杜绝人为干预、“防空地下室应建未建”“人防易地建设费缓缴”“擅自扩大免建免缴范围”等问题的发生。

  “每个工程多少钱看得一清二楚,所有人都盯着呢,发现问题可以一键举报。”市人防办的一名工作人员谈到监管平台时说道。(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陆丽环)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