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企 | 高校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营口 > 要闻 正文

[“两学一做”重拾自信主题征文]一堂特殊的“党课”

发布时间: 2017-11-16 17:15     来源: 营口市鲅鱼圈区纪委

  调入纪委后,由于工作性质特殊,回老家看望老爸老妈的次数是越来越少。每当我满怀歉意的想解释时,老爸都是大手一挥:“解释啥呀,老爸也是老党员了,政治的事我懂,你好好干工作,我们不拖你后腿。”

  可党的十九大刚开完的第一周,老爸“一反常态”,连打两次电话,命令我周末必须回家一趟,具体啥事也不说。想着老爸一贯的作风,肯定是有要紧的事,不然不会“打扰”我的。

  周末刚一到家,老爸就神神秘秘的把我拉到里屋。

  “老爸,啥事啊,这么神秘,电话里还不能说?”我一脸的蒙圈。

  “跟你研究点政治的事,要不能这么急催你回来吗?”

  老爸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但一直以党员为荣,凡是涉及一点“公”事,都是“政治”,“政治”成了他的口头禅。

  老爸一脸严肃,给我讲起事情的原委。

  原来,身为村支书的本家大伯几次主动找到老爸,要给老爸弄个危房改造名额。按理说,老家的房子和我同龄,确实也该修修了,可老爸几次都委婉的谢绝了。

  我问老爸为啥不同意,咋想的?

  老爸一本正经,“同意啥呀,我也不傻,这违反纪律的事,我可不干。再说了,他的心思我知道,还不是想要跟你套套近乎。虽说你不是在咱县纪委,但是打听点消息啥的,不是灵通些吗。”

  我给老爸竖起大拇指,“你这警惕性可以啊,不愧是讲‘政治’的。你的决定,我双手赞成。”

  老爸接着说,“这次让你回来,主要还是跟你商量一下:一则呢,为这危房改造的事,我和你大伯弄得还挺别扭,像我不知好歹似的,你从中给缓和一下。二则呢,听说在申报贫困户时,他捅咕点事,大伯怎么地也是本家子,能不能给他上上课,帮着他转转舵,别越陷越深。”

  “上课我拿手啊,”我不假思索,“这样吧,晚上把大伯喊家来,正好十九大刚闭幕,我给你们上堂党课。”

  太阳刚落山,一堂特殊的党课就在我家的坑头上开始了。主讲人是我,听众是大伯和老爸。

  我从党的十九大的重要意义,到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确立,从严查群众身边腐败问题,到夺取反腐败压倒性胜利,一股脑的讲了起来。特别是讲到“2020年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部分,更是结合几个发生在本地区的关于扶贫领域的典型案例,着重的讲了一通。并且一再重申,谁动了扶贫的“奶酪”,一定会受到严查的。

  大伯听着一言不发,只是不住的擦拭额头的汗珠。直到等我讲完了,才吞吞吐吐的问,“那要真的做的有些不规范的,还有啥解决办法没有?”

  “有啊,当然有啊。”一看火候已到,我借势而上,把下午刚从同学处收集到的镇里正在进行贫困户重新鉴别的情况,跟他讲了一遍,并且向他详细介绍了纪委执纪审查“四种形态”的具体运用,以及减轻和加重处分情形都有哪些。

  听完之后,大伯神色凝重的握着我的手,欲言又止。

  回到单位后,忙着工作,就把大伯的事抛到了脑后。

  大约半个月后,突然一天接到老爸电话,讲话的却是大伯,“大侄啊,我的好好感谢你啊。我一时财迷心窍,做了不该做的事,现在反腐越来越严,心里负担也挺大的,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上次多亏你,给我上了一课,要不说你在外边见多识广呢,能把理讲透喽。最后我主动配合镇里,把违规贫困户,还有违规危房改造的都给清退了,镇里给个诫勉谈话,算给我敲个警钟。我和你爸老哥俩正喝酒呢,这回啊心里踏实啦……”

  放下电话,我心里久久不能平静,突然之间,一种自豪和荣耀感油然而生。(营口市鲅鱼圈区纪委  牛洪升)

  

责任编辑: 曹思瑶

【一键分享 腾讯微博 分享到搜狐微博搜狐微博 分享到网易微博网易微博 新浪微博】
我来说两句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昵称: